化作桃花落凡尘

→_→←_←请狠狠的批评我的文章

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

化花飘落你心头(16)

第二天的一大早,两只精怪就被吵醒了。薛洋一脸不耐的暗骂一声,金光瑶则整理散乱的衣物。跟着大嗓门的守卫出去。

“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咯,没事快滚,我们这里是不留闲人哒。”那长得玲精古怪的恶鬼发出了逐客令。

“这位哥哥,我们兄弟俩自幼相依为命。好好修行,怎知路上遇见两个臭道士,硬是要把我们收去。这,这。”金光瑶继续拿出装可怜的戏法,希望留下。

那恶鬼思虑甚三,倒是让他们留下。到了傍晚几位士兵送来几套女装,让他们去大厅跳舞。

另一边的道长们可是不好过了。金光瑶他们对他们疏远,又因昨晚戏太足,连看守都对他们冷眼相待。这倒像是他们怎么对不起金光瑶了。前些日子倒还左一声“涣哥哥”右一声“涣哥哥”的。这...

化花飘落你心头(15)

当明月的弯勾撕破黑夜的斗篷,金光瑶辗转反侧。二哥怎么还没来,这和原先说好的不一样。我们是比他们晚出发的,但愿他们不要有什么危险才好。

而另一边,晓星尘他们绕进了一个大迷宫。四处是寸草丛生,而天黑为他们带来了更大的困难。

“晓道长,我们走了多远了?”蓝曦臣在第三次被乱石绊倒后问道。

“不知道,但我感觉我们一直在绕圈子。”晓星尘狼狈拨开头上的枝叶,另一只手牵着身体还未痊愈的蓝曦臣。蓝曦臣突然停下步伐,晓星尘一怔不明白他要干什么。蓝曦臣意示晓星尘不要说话,闭上眼睛。

两人不约而同听见了正右方传来细小的歌声,睁开眼,小心翼翼朝右边摸索。

“噗通——”二人十分尴尬起身,毕竟摔的四脚朝天不是什么...

化花飘落你心头(14)

有没有好心人教教我怎么弄超链接,谢谢

“原来是晓道长和泽芜君哪?快请进。”洛邑的掌门满脸堆笑。

两位道长都是品性皆高,得知真相后根本不愿看掌门。各自坐下,只是礼貌性的做个揖。两只精怪,怕身份暴露,干脆化作原形。正趁两位道长咄咄逼问掌门恶鬼之事,偷偷去寻找证据。

“成美,你看有什么不对劲的。”金光瑶走到掌门的卧室,左看看右看看。薛洋却一直留意掌门放在床头的糖果。金光瑶顺着薛洋的视线,这掌门怎么喜欢吃糖?遂仔细看看才发现,这分明就是药丸。这掌门也真是奇怪,整间卧室布置的那么清雅,单单就是这一盏灯,装饰的金贵。

金光瑶跳上床边,想去碰碰台灯。怎知天旋地转,旁边开出了一扇暗门。

薛洋和金光瑶...

化花飘落你心头(13)

洛邑有一条琉璃河。正如其名,河水如同琉璃一般美轮美奂。平常的游客不少,一条平静的小河越发显得拥挤。但今日却只有几只略显破旧的木船。

“这可如何是好,过湖可是最快的路程,若是翻山,那便要多上好几个时日。”蓝曦臣无奈看着平静的水面。

“我听说下游的琉璃河曾是仙侠门派的重要守地,那边曾被建起了高高的结界墙。而且,过了结界墙,便是洛邑与其他城池的交接之处。若城民一心逃离,那里的渡船肯定还在。”金光瑶略一思索,带领着道长们向下游走去。

果不其然,下游之处不仅有着结界墙,而且生长这许多以自然露水为生的参天大树,把这块宝地围的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

只是着这百年老树的气息对魔物来说十分刺鼻,连同两只精...

化花飘落你心头(12)

门外吃着狗粮的薛洋啧啧称赞,这一世的金光瑶真是撩汉技能满分呀!

却不知晓星尘何时站在他的身后,一把抱起薛洋。“小黑猫,你也是妖吗?”薛洋翻个白眼,哼,愚蠢的人类。

晓星尘好笑地看着挣脱他怀抱的薛洋,也不再逗薛洋,轻轻报着薛洋。

屋内,蓝曦臣正仔细正考虑着金光瑶以后的事。这是他养的狐狸,自然是带着感情的。只是这恶鬼险恶,他真的不想阿瑶受到伤害。

“蓝公子,你莫要担心。我略施些术法,不会拖累你们的。”一向长袖善舞的金光瑶怎不知道蓝曦臣所顾虑的事情。蓝曦臣不好意思地笑笑,略带顾虑点头。金光瑶笑着想要起身,却不料高估了身子的愈合能力。动作扯到了伤口,金光瑶脚步不稳,向后栽倒。蓝曦臣眼疾手快地伸...

化花飘落你心头(11)

当金光瑶醒来时,他躺在一间木屋里。他已经化作人型,但是,尾巴还收不回去。刚一下床,胸口传来钻心般疼痛。差点没趴地上,好容易扶着床头缓了过来,才发现自己披着一件大了许多的外袍。

外袍蓝白相间,绣着烫金的云纹,衣角边还有隐隐约约的抓痕。金光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是自己干的好事。
正在金光瑶细细端详着蓝曦臣的蓝家校服时,还是黑猫的薛洋突然推门进来。

“别看了,你家蓝曦臣在门口侯着呢,还不出去邀功?”

金光瑶“切”一声,小心扶着床边撑起来“怎么我救人的举动从你的话听起来那么别有用心呢?”

薛洋翻个白眼“难道你不是别有用心的人?”

金光瑶还没来得及回嘴,门就被推开。只穿了里衣的蓝曦臣眼角含笑地看着...

化花飘落你心头(10)

“大娘,你先不要着急。你先说说你儿子买包子的地点。”蓝曦臣连忙追问。

 

“就在街口,直向东去。那里,那里有一间老字号,专门卖包子。我儿生前和我最喜欢吃那的包子。”说起儿子,老妪不禁又悲伤起来。

 

炯炯有神的薛洋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金光瑶的身后,“我昨晚出去散步的时候看见她儿子了,进了那家包子铺就没再出来过。是包子铺的问题。”

 

金光瑶抖抖耳朵,“我们要不要先去看看?我感觉灵力已够我化形了。”

 

薛洋摇头,“那死东西灵力可强了,我昨晚想去看都被结界弹出来了。不过,他为什么要设结界呢?”

 

“我曾在藏书阁里看过,上阶灵兽,...

上一页 1/3